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道德领域 >
第三届汝州市道德模范事迹——白义德(孝老爱亲)
责任编辑:文明办 来源: 发布时间:2022-05-05 点击:281 标签:

白义德.jpg

白义德事迹材料

 

“你出去转了几十分钟,一定渴了,这两天风大,喝口热茶舒服一下。”11月2日上午,在汝州市温泉镇官中村一户普通的农家小院堂屋里,一位年轻秀美的女子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开水,弯腰递给坐在身边的男子。

“老婆,辛苦你了!”听到男子简短而倍感亲切的话语,女子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她转身走进厨房,准备中午的饭菜,男子站起身,轻轻跟了进来。

看到这温馨的一幕,谁也想不到,这仿佛新婚燕尔的一对年轻夫妻,刚刚经历了一场巨大的灾难。女子叫白义德,身旁的男子是她身患重病正在康复的丈夫陈亚鹏。

3年来,为了给丈夫治病,这位柔弱的女子向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及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举债100余万元,至今还有80余万元的借款未还清。

“要不是俺这儿媳不离不弃,俺娃子早就没命了”,白义德的公爹陈火建眼眶里含满泪水。

“白义德不仅是官中村少有的好媳妇,在全市也应该是道德模范。”村干部们纷纷评价说。

“看到化验结果,当时觉得天都塌了”

今年30岁的陈亚鹏与妻子白义德,2018年5月之前一直在郑州市区做快递工。性格内向、不善言谈的他,身高一米七五,体重90余公斤,干活不怕脏不怕累,深得客户好评。

“2018年过了春节,我总觉得他脸色不太对、发灰,几乎天天劝他去做一次体检,他总是说没事,可能太忙了,没有睡好,脸没有洗干净吧。直到5月份,他连续低烧一星期不退,在我的多次催促下,他才去惠济区一家医院做了体检。”

体检结果表明,丈夫陈亚鹏患有严重的贫血症,建议到上一级医院作进一步检查。很快,白义德带着他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血液科看病。

“检查后,医生把我老公支到外边,把我喊到屋里告诉说我老公初诊为急性白血病,已经非常严重,必须立即住院治疗,坚决不能再下地活动。听到这突然的遭遇,我当时只觉得天都塌了,嘴都不会张了,在医生的屋里稳定了好长时间情绪,才出去面对他。”

白义德随即为丈夫办理了入院手续。第一次住院两个多月,花去医疗费20余万元,除去合作医疗报销的8万余元,仍有12万余元的自付医疗费。第一次出院刚刚一星期,陈亚鹏因为病情复发,再一次住进了医院,又治疗一个多月,花去17万余元。

3个多月花去医疗费38万余元,对于一个普通的农家来说,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万般无奈,白义德在一家人的支持下,开始向亲朋好友借钱。

第一次住院做化疗,身体一向健壮的陈亚鹏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吃不下去饭,身体虚弱,连走路都走不动了,身体日渐消瘦。

有一次,陈亚鹏硬撑着在病房里上厕所,刚推开厕所的门就晕倒了,幸亏白义德及时发现。 “看着他因为化疗产生的副作用,我心里直掉泪。当时只有一个念头,不管花多少钱,一定治好他的病,让他少受一点罪。”

“为了省三百元的房租,前后换了三次租的房子”

经专家诊断,陈亚鹏的病需要做骨髓移植,才能从根本上得到治疗。为了让丈夫得到更好的治疗,使他早日摆脱病痛的折磨,在精心照顾丈夫的间隙,白义德通过网络,并动员全家为他寻找更好的医院。

“从网上找到北京几家治疗白血病的大医院,我一家一家挨着电话咨询,然后再到北京实地了解每一家医院,最终选择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为他治病。”

就这样,2018年10月6日,白义德与公婆一道带着丈夫走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。

除了住院治疗,大部分时间只能在门诊做进一步治疗。此时,陈亚鹏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,为了让他能尽快恢复,白义德跑遍了医院周围的房产中介,寻找安顿丈夫的房子。“他的身体很虚弱,租的房子不能离医院太远,又必须达到无菌的标准,房子真不好找啊。好不容易通过中介找了一个房子,房租加水电费一个月7000多元,第一次交了5个月房租,加上中介的费用,交了5万多块钱。”

高额的房租和每周一两万元的常规治疗,让这个家庭越来越债台高筑,也让每天奔波于医院与租房之间的白义德心力交瘁。

2019年1月22日,离春节只有不到半个月,经过前期3个多月的治疗,医院通知陈亚鹏可以进入无菌舱治疗,为即将进行的骨髓移植手术做准备。

接到医院通知的那一天,白义德愁喜忧交加。喜的是,丈夫陈亚鹏终于可以接受骨髓移植了,他的哥哥捐献的骨髓配型取得成功;愁的是,医院通知她一家,整个治疗至少需要准备80万元的治疗费。

整个全家被发动起来四处筹款,白义德和陈亚鹏双方的亲戚朋友闻讯后,再次倾尽所能解囊相助,连左邻右舍都纷纷把钱送到她家里,帮助这个苦难的家庭渡过难关。短短半个月内,80万元医疗费被凑齐。“看到亲朋好友、左邻右舍这么无私帮助我们,那时觉得自己再苦再累也不算什么了。”白义德几度哽咽得说不上话来。

2019年除夕那一天,陈亚鹏被送进手术做了骨髓移植手术,幸运的是,手术非常成功。但术后的康复治疗依然非常关键,尽管是兄弟之间的骨髓移植,但病人仍然要经过两年严峻的植入骨髓排异考验。

“几乎每天都要经历生死般的煎熬”

术后的陈亚鹏身体极度虚弱,体重由90多公斤消瘦到50多公斤,几乎每天都有险情发生。“常常晚上两三点他出现发烧、疼痛难忍等症状,需要一刻也不敢耽误,从租的房子打的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分院,打的费都需要一百多块钱,然后挂急诊,输血输水,有时候还需要从分院再转到总院。每天都在惊恐和不安中度过,细心照顾他,还得处理他的各种突发病情。”白义德回忆说。

除了心理上的煎熬和折磨外,巨额的医疗费也让她身心疲惫。但“一定要治好老公的病”的信念始终在支撑着她。

为了节省一点钱,她每天骑着电动自行车到很远的集贸市场去买菜,回来为丈夫精心做可口的饭菜;通过各种途径去寻找便宜一点的房子,前后换了三次房子,每月能省下300元左右的房租。

一同陪伴的公婆,一有空就去附近捡拾废品,然后换一点钱买菜。远在老家开门窗制作门店的公爹,一个人起早贪黑上门为客户安装,挣的一点钱都补贴他们。陈亚鹏的兄嫂也都把打工挣的钱交给白义德。这个苦难的家庭,在奋力救助他们的亲人,支撑着苦难的日子。

而一同帮他们渡过难关的,除了他们双方的亲朋好友、左邻右舍外,这个家庭的不幸遭遇,白义德不离不弃救治丈夫的精神,感动着社会上更多的好心人。2020年7月24日,汝州市融媒体中心的记者采访报道了此事,并帮助他一家把救助的信息发布到“水滴筹”公益平台,社会各界累计捐款5.3万余元。

天若有情天亦老。在白义德的精心照料下,在北京治疗一年零两个月后,陈亚鹏的病日见好转。慢慢的,从可以在屋里活动,到坐电梯到楼下活动,最后出院回家。如今的他,已经可以生活自理。

丈夫点点滴滴的康复,让白义德倍感欣慰。虽然现在丈夫每半个月还需要去当地的医院做一次生化、血常规化验,每一个月还要做一次肾积水方面的化验,而且每月的治疗费还需要5000余元,但对于白义德来说,已经知足了,“他只要好好在我身边,每天能够看见他,就是最大的幸福。”

为了减轻日渐苍老的公爹、公婆的负担,也为了早日偿还巨额外债,白义德在照顾丈夫的同时,去做各种各样的短工,尽量多挣点钱。

“我能够支撑下来给老公看病,是俺这一家人齐心协力的结果,也是亲朋好友、左邻右舍、社会上这么多好心人帮助的结果。人要知恩图报……”泪光闪闪的她,脸上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。